SleepyAzathoth

第一次梦见她的时候她送了我一双白球鞋,第二次是网络聊天,第三次忘记了,第四次就是小学教室开趴。我现在心态完全是把她当作随机掉落的惊喜,同种放置游戏心态。

6.30

对生活在井底的青蛙来说,对它展示更大的世界是最残忍的事。

6.26

等我忙完了就去学二胡和手语。

6.23

不会发生的事想一万遍都不会发生。

6.22

身体是真的不太好。消化系统毛病。
喝咖啡日常心慌手抖,我妈听我喝咖啡之后就没理我了???但是喝完肠子稍微舒服一点。。。

6.16

我觉得我和某个我之前从来没有提到过的人要是有什么必然相遇的缘分的话,那就是因为我和她都是非利己主义的混乱邪恶吧。我之所以不联系她了,可能是因为我觉得她示弱了。

我喜欢弱者。

6.10
我也就是欺软怕硬。这位不是我这个世界的人,是不能惹的。试探底线这事蠢得很,试不到就算了,真碰到还指望这位纵容我?我算个什么东西。非亲非故,这位对我仁至义尽了。人生相互路过一下,逢场做个戏,也千万别往心里去。因为个连你都不一定记住的人,把自己的人生弄的面目全非,非得让对方在自己的生命里留下个什么痕迹来,太蠢了。只是给自己找借口喽。

6.3


我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面对感情,至少爱情这回事,我会非常的坚定。我喜欢的我一定要得到,不愿与我在一起过一生的不配我去喜欢。可是我是个意志力和性格都很软弱的人,所以意识形式的预设做得再自洽,瘾是没办法戒断的。
是好是坏我拒绝做什么价值判断,能确定的不过是现在的窘境与不甘,是因为我太弱小了。因为弱小,所以什么都得不到。
忠诚,喜爱,我视为最珍贵的东西,因为我的弱小,所以他人可以不屑一顾。